翻页   夜间
品尚文学网 > 大唐捉妖司 > 第七十六章:给他一把刀
  周泽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屈二郎。

  “将人收监关押。”

  王汉直接将人拎起来,屈二郎不断喊着:

  “明府我真的是冤枉的,我没有杀人啊!”

  王汉直接捂着屈二郎的嘴,将人拖下去,周泽站起身,徐功竹跟着走上来。

  “他不是凶手。”

  周泽点点头。

  “我知道,一会儿王汉回来,将所有调查的名册给我,先去一层吧。”

  说着二人下了楼,胖子的喊声依旧在,不过这会儿的声音已经有些嘶哑,周泽没理会,王汉见周泽看他赶紧跑过来。

  “所有人都问询了?”

  王汉赶紧将名册递给周泽,上面的表格列举的非常清晰。

  船上一共三十六人,三位小姐一位老夫人,六个丫鬟婆子,一个管家六个小厮,三个厨娘三个厨子,剩下十四个都是船夫,人口不少。

  案发时间,独处的就有七个人,有在睡觉的,有在岸边闲逛的,还有几个说是去城内走走的。

  周泽合上册子,单从这些问询上看不出什么,想到那刀具,周泽吩咐道:

  “陈文池带人去搜,每个房间都不要放过,仔细搜索赃物,至于丢了什么,去问王语嫣的丫鬟冬香。

  想不起来名录不要紧,就说一下王语嫣这些天都戴着什么首饰,一件一件的统计,毕竟他们出来也不是一两天了,你带人跟我去后厨。”

  陈文池在不远处,听到吩咐赶紧带人去找冬香,既然她知晓丢的东西是什么,带着她最保险。

  王汉带路,朝着一层下方的一个狭窄通道,朝着底层走去。

  这里是后厨,没有上面船舱整洁,到处油腻腻的。

  两个厨子被关在这里,有不良人看守着,二人看到一身官服的周泽,都赶紧站起来,退到一边。

  周泽看了二人一眼,按照册子上的统计,厨子是三个,可现在少了一人。

  “另一个厨子呢?”

  那二人摇头,王汉说道:

  “在外面,用带进来吗?”

  周泽点点头,仔细观察这个厨房,虽然在船上,可各种锅灶都非常的齐全,锅碗瓢盆还有各种盅碟极尽奢华。

  地上的大盆里面,还有一大堆脏污的碗碟,看着那数量就知道,一顿饭这里的供应量确实不少。

  “你们谁是主厨?各自负责什么?”

  一个年长些的男子,颤巍巍地点头。

  “我是主厨负责煎炒烹炸,他是负责汤羹面案,另一个厨子是管家的远亲,临时叫来做鱼的,这个我不擅长。”

  “你是哪儿的人?”

  “小的祖籍是达州。”

  “是庞家的还是王家的?”

  “小的是庞家的,在庞家二十年了,一直负责给老夫人做吃食。”

  周泽看向年轻点的那个,那人一哆嗦赶紧说道:

  “小的是祖籍也是达州,是他的胞弟。”

  周泽没多问,只是朝着旁边的不良人摆摆手。

  “将厨房内,搜一下,别砸坏东西,所有柜子全都挪开仔细寻找,盆锅碗碟,所有地方都不要放过。”

  那两个不良人,瞬间动了起来。

  两个厨子赶紧靠门口站着,毕竟这里空间不大,还站着好几个人,有些转不开。

  两个不良人动作还算小心谨慎,他们也知晓,那些餐具绝对价值不菲,并且搜索非常仔细,甚至锅内还有炉底都没有放过。

  周泽一阵扶额,那么贵重的东西,能放在炉膛里面?

  不过他没说话,这样的阵仗,将那两个厨子吓得不行。

  就在这时,王汉拎着一个瘦小的男子回来了,那人被丢在地上,梗梗着脖子朝着王汉瞪眼。

  “你们不过查案,我又不是凶手,为何如此粗野?”

  周泽仔细看看这人,身高也就一米六,不是一般的瘦弱,脸倒是很白,看着五官,很难与那个胖乎乎的管家联系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瘦子刚刚嘴上硬气,但看到周泽也秒怂。

  “庞春来。”

  “管家跟你是何关系?”

  “那是我堂兄我们都是春字辈。”

  “你何时来帮厨的?”

  庞春来想了想。

  “一个月前,我堂哥庞春阳将我带到府上,说要带着我出远门,在船上给贵人们做鱼,我试着做了一桌全鱼宴,老夫人很满意,我就跟着来了。”

  周泽点点头,回答的非常流畅,一点儿没有什么卡顿。

  不过这个状态,有点儿太淡定了。

  就像那两个厨子,至少要知晓官府调查此案,都怕惹火烧人,一个个带着战战兢兢这才是常人的表现,他镇定的过了头。

  周泽的目光下移,落到庞春来的手上,右手食指和拇指都缠着布条,布条上脏兮兮的。

  “手上的伤怎么来的?”

  庞春来低头看了一眼,毫不在意地说道。

  “哦,昨晚给老太太做鱼粥的时候割伤的,那鲷鱼太鲜活,再说厨子伤到手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

  周泽一挑眉,鱼粥?

  看来,还真是一个善于做鱼的,鱼粥做不好不是腥气重,就是碎成渣渣,口感大打折扣,想做好非常不容易。

  不过,鱼粥可不适合痢疾的人吃,这东西会加重病情,不知是那个管家的吩咐,还是老太太自己要吃的。

  大家族里面的事儿,真的是难以辨别,周泽的目光落在庞春来的手上,杀人的刀,就是普通的厨用杀鱼刀,这手上的伤,来的有些太巧合了。

  “拆开布条,将伤口露出来。”

  如此一声吩咐,那庞春来怔住了,见不良人都扑上来,他一阵的挣扎。

  “在这拆我的布条干啥?我这手伤的很深,拆开会流血不止,你们这是抓不到凶犯,想要随便找人人定罪吗?你们松手,别动疼!啊,我受不了了!”

  随着一声声的呼喊,庞春来挣扎的非常厉害。

  不过那些不良人可是充耳未闻,你喊啥都不要紧,自家明府的吩咐才是重要的。

  毕竟周泽之前破了那么多的案子,他们一个个的信赖是从骨子里发散的。

  布条被拆掉了,右手拇指和食指内侧果然各有一道伤痕,非常的深,就这么拆掉布条的动作,血再度涌了出来,顺着两根手指滴答滴答流下来。

  周泽走到近前,仔细查看了一番,这才抬起头,看向一脸激动的彭春来,朝着身后摆手。

  “给他一把刀!”

  这句话一出口,不良人也愣住了,不过左右看看拎起来一把菜刀。

  周泽摆摆手,菜刀可不行,回身朝着那个主厨说道:

  “你过来,给找一把剔肉或者杀鱼的刀。”

  主厨赶紧点头,在案板下方,掀开布帘,这地下有两个扁扁的箱子,打开里面摆放着很多把刀,挑了一个剔肉的尖刀递给周泽。

  周泽没伸手,朝着庞春来扬扬下巴。

  “刀给庞春来,你示范一下平时自己如何杀鱼,昨日大体什么动作割伤手的。”

  主厨哆哆嗦嗦将刀递给庞春来,随后赶紧回到门口的位置,一副置身事外的架势。

  老徐不再依着门框,而是站到周泽身侧,这动作俨然是一副保护的架势。

  庞春来接过刀,也没管手上的伤,横着比划了一下,随后捏着刀刃,右手朝前撸了一下。

  “平日杀鱼就横着用刀,昨天那鱼太蹦跶,拍在我的手背上,所以手一滑就将手割伤了。”

  周泽点点头,看不出到底是个什么反应。

  “嗯,很好将刀收起来,给他将伤口包一下。”

  不良人在搜查,老徐将刀接过来,丢给那个主厨,另一个厨子赶紧从围裙里面掏出来一卷布条,给庞春来包扎了伤口。

  庞春来这回没废话,老老实实跟两个厨子一起站在门口。

  等待了好一阵,整个厨房捏不良人已经搜索完,没找到脏污,两个不良人脸上都已经冒汗了,回到周泽身侧复命。

  “明府搜完了,没找到赃物。”

  周泽点点头,朝着二人摆手。

  “知道了,将他们三个带出去吧,在甲板上等候。”

  二人称是,起身带人走了。

  周泽盯着厨房内,目光不断在各处观察,身后的老徐眉头紧蹙。

  “你觉得这个厨子是凶手?”

  周泽点点头。

  “感觉是,不过证据不足,一定是我们疏漏了什么。”

  老徐没说话,周泽在厨房走了一圈,看到角落的两个大盆鱼顿住了脚步,这些鱼有十几条,一条都有三斤以上,不过里面有半数都死了。

  看到这个,周泽唇边露出一个笑容。

  “老徐,将这两个大盆搬上去,我们去甲板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pswxw.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