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尚文学网 > 穿越女配重生纪实 > 第三九零章 我回来了
    小灰听得懂“师兄”“受伤”的意思,也感受的到花灵媞内心的发狂,所以它一点儿都没有保留自己的实力,一兽当先,真的像是一颗流星划过似的,好像一眨眼琉璃峰就到了。

    花灵媞在小灰还没完踩到地上的时候,人就从灰背上跳了下去。因为身子弱,蹦到地上以后还摔了一个跟头,连滚带爬的爬起来就冲进琉璃殿,嘴里不停叫着“师父师兄”,叫的撕心裂肺。

    琉璃殿虽大,拢共就那么一间房子,前面的一排门虽然平时都关着,可后面连着的后殿却常年敞开着,一眼就能看遍。

    她进了琉璃殿没看见两人,立刻就冲后殿调转视线,果然看到一个男性的身体躺在冷冰冰的地上,旁边坐着背对着她的一个女人。这女人不是她师父还能是谁

    她这下子反倒不敢像刚才那样猛冲猛叫了,那么大的动静师父都没有转过身来看她一眼,南甫离不是说师父日夜担心她嘛,那她都回来了师父为什么还不动。

    她站在琉璃殿中简直不敢想象这样诡异的画面代表着什么,无数不好的念头疯狂的从她的脑花子里往外冒,每一个如果是真的的话,都能让她从这琉璃峰上跳下去

    不,不会的她师父是谁啊,是这玄清宗的长老,里里外外活了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年岁,绝对不可能因为什么事就这么垮了的她非但不会垮,还一定会救师兄,所以他俩现在肯定只是因为太累又消耗太大睡着了,这才没有听到她闯进来的动静。

    她的心跳再一次剧烈起来,玄灵门从来没什么响动,小灰在外面也关注着这里,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这琉璃殿里此时简直是落针可闻,所以感觉就像是整个琉璃峰都充斥了她剧烈的心跳声。

    她咽了一下唾沫,这才鼓起了勇气向前迈出第一步。有了这第一步后面的步子就感觉好多了,她拖着虚弱的身体一步走的比一步快。

    等到真正进入大敞的后殿,让月光也洒在自己身上时,模模糊糊的视线才看清了驰末煌的样子,可这样子才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她双腿一下子就软了下来,直接跌坐到了地上。

    “你回来了。”

    一个轻轻的声音从花姚姜那里飘了过来,随着这声声音,花姚姜才转动了一直背对着花灵媞,哪怕听到她着急忙慌闯进来的动静也没有反应的身子。

    花灵媞一个抬头,就看到自家师父越发苍白的脸微笑的看她,眼中没有悲伤,反而是见她平安归来的欣慰。

    她循着这个微笑和欣慰一路又看到花姚姜的身子上,就见自己师父的手一直放在师兄的身体上方,掌心向下,从掌心里慢慢冒出一股红色的雾气,轻轻的下落到师兄躺着的身子上,然后融入了他的体内。

    “师父”

    她一见这场面吓得瞬间就从地上跳了起来,想往花姚姜身上扑却又不敢扑,只好凄厉的大叫了一声。

    花姚姜知道她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反应,看着她纠结挣扎的样子对她清清淡淡的摇了摇头,“师父没事。”

    “怎么会没事师父已经将一半的血脉给了我,如今为了救师兄又要将血脉给师兄嘛,那师父你怎么办况且师兄根本不会愿意接受师父的血脉,一旦融了师父的血脉,你们你们”

    她简直都不敢想象眼前花姚姜做的这个举动意味着什么,突然觉得无论如何还是不能让师父这么做,这么做了即便是把师兄给救活,师兄醒来知道真相以后只怕能让自己再死过去

    花姚姜看着花灵媞的神情,对她没有说完的话仿佛像是没有听见一样,那红色的雾气一直源源不绝而出,也不知道这么做已经多久了。

    花灵媞看了一眼花姚姜的眼睛又在看一下那手,微微拢了拢眉头突然出手把花姚姜的双手包上就给拿了回来。

    花姚姜的实力明显要比花灵媞高的多,哪怕她现在还是重病之躯,可对花灵媞这明显“忤逆”的举动却没有做出规避的反应,反而在花灵媞将她的手拿回来以后,稍微呆愣片刻一下子就失去了支撑的力气,整个人都垮了下来,软软的倒在花灵媞的怀里,眼睛却直直看向躺在那里无声无息的驰末煌。

    花灵媞这才知道她师父哪里是不知道师兄不会愿意她这么做,自己的血脉再分给驰末煌以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她一直都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可是为了救驰末煌,她只能忍痛这样选择,让他活着是唯一支撑的信念,其实她心里别谁都痛。

    花灵媞用力的抱紧自己怀里的师父,用尽满身力气无声的安慰她。

    没关系的师父,现在我回来了,我再也不是那个一事无成整日浑浑噩噩的炮灰,我依旧是个女配,可我却会像真正的女配一样用尽力气去活,我要支撑起你们和这个小家,再不会让你和师兄为我受一点儿委屈。

    她看着躺在地上的驰末煌那一脸灰白的脸色,心里真是无比开心自己在外面这些日子以来再苦再累差一点死掉都没有动圆象里一颗灵丹,此时它们不就能派上用场了嘛。不用再消耗师父的血脉和生命,不用拿他俩的将来交换,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要她在。

    她抱了花姚姜一小会儿后就放开了人,然后扶着花姚姜靠在柱子边休息,那儿又正好挨着驰末煌的头,花姚姜便又轻轻摸了摸驰末煌的脸,将他昏迷还微皱的眉头抹开,见不得他这种样子。

    “媞儿,你既回来了便让师父有了指望,为师那儿还有一把灵器,你现在立刻便拿着它去换灵药,必得是七阶的才能勉强保住你师兄一条命。”

    花姚姜抹完驰末煌,一伸手就拿出一把极为古色古香的七弦琴来,浓郁的灵气瞬间扑面而来,哪怕就是瞎子都能感受到这把七弦琴极其的不简单。可花姚姜竟是要让花灵媞把它给卖了,好拿灵石救驰末煌的命。
    颖狐玉禾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pswx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